无序的日常

无序的日常,也可能是会消失的日常,也可能是日后会再次用新的方式重新出现的日常写作。

2019/03/09

最后一顿饭我们约在一家上海菜餐厅,他点了油爆虾。服务员端上来一盆河虾,个个两三厘米大小,盘里垫着一片生菜片。他夹起一只,虾尾先塞入嘴。我问他,这种小虾,头可以吃吗。他说,可以。我斜眼看着他的嘴巴不停咀嚼着,虾不是被他一口包进去的,而且一点一点吃进去。一开始虾的头还在外面,而后缩进去一点,再后来只剩下两只钳子露在外面,未被咬紧,飘飘摇摇,显得很脆弱。随着咀嚼,淡红色的钳子微微颤动,像是灵魂在苦苦哀求。虽然只有短暂的一小会儿。很快,虾钳也被牙齿嚼碎了,消失不见。我知道这一定是自己看走眼了,哀求这件事情恰恰是他最不会做的。我捏起筷子,也从盘子里,夹起一只小虾,咬了一口,把虾头的部分留了下来,小心翼翼放在盘子上,不一会儿,盘沿堆起了一座小山。

2019/03/01

没有什么时候比此刻,更感觉到一颗肾,生长在我体内。甚至幻觉,明天它就会挂在外面,像是一株猪笼草。

2019/03/12

翻旧相册的时候,想到以前害怕美好的事情消逝,所以秘而不宣。但是美好的事情总是会消失的,那些藏匿在心间的反倒在世上失了踪迹,过去空落了,现在也失落了。

2019/03/11

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在26岁时患上了阿兹海默。梦里我正在和朋友讲述一件事,但是脑子里响起了笨重的倒计时,心里直觉自己就要快忘掉还没讲完的这件事了,并且在很短的时间里我将理解不了方向、距离、事物的大小。这让我紧张起来,开始动手比划,拼命想把脑袋里的想法都说出来,就好像每个念头都是一颗石子一般,被摇晃、碰撞,互相损耗着的摩擦,磕得我难受极了。我必须催吐一般去把它说完。

但另一方面,我又没办法做出急迫的模样,因为具体的认知正在从我身体里丧失,我变得缓慢。我心想,一切都要完了,生命在一种互相矛盾的状态中结束了。有感知,但没有准确的感知。有呼吸,但没有呼吸的意义。再没办法写任何东西了,也后悔昨晚睡前没读完那本书。

醒来,没有感到慌张,知道这是一个梦了。但是我忍不住把它和几个不同的朋友都说了一遍,只说我梦到自己26岁患上阿兹海默了。朋友回我:“我看你就是要得,少熬夜,多睡觉吧。”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