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in Shanghai

今年过年从老家返程,在车站意外遇到了小学好友。她的妈妈先看见的我们跑来打招呼,说:“是你呀。刚才我还问笑笑,那里是不是万千?她还说不是的。”

我看她的样子,皮肤还是和小时候一样白皙,个头不高,穿着一件黄色的羽绒服,斜背着一个小包。和小时候唯一的不同,也许是留了长发。但如果直接让我在人群里辨认,我也不敢有自信能百分百确信是她。我们大概是五六年没见过面了。五六年里一个人会在城市遇见多少张面孔,记忆就会模糊、冲散掉多少过去的对象。

我一直知道她大学在上海读书,继而读了研究生,然后工作。我们加了微信。有一回,我听说小时候我们另一位共同的好友,生了孩子,和她联系过一回,说有空可以在上海见面。可是就再也没有下文。

对我而言,我很难在陌生社交,或者曾经熟悉、后来陌生的社交关系里,去当那个主动推动者。她也没有回应。一年叠着一年就过去了。

在那次意外的见面里,见面简单聊了一句,大致能感受她的上海是顺意的,在金融机构上班,住在离陆家嘴不远的地方,有一群朋友,隔天还要去参加其中一位的婚礼。我也交代我的近况。我们一同上了那唯一一趟从我们家乡发往上海的夜班火车,晚上22:14发车,清晨5:34抵达上海南站。我们的卧铺票买到不在不同车厢,几乎在进站的时候我们就互相道别。

这一次,结束的时候,我们没有约定在上海再见面。

我有时候觉得上海不是一个地点,而是很多个地点。踏空、踩错、失落。不用力捉紧在一起的人,很容易就分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