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空间

“如果用一个比喻的话,你会觉得自己的心灵空间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

这是我昨晚向AYH提的问题。

五月就要到了,我自己回想自己经历过的这半年,写的文字都太自我了。过分陷入自己的世界里,并不是什么好事。有时候,我担心自己太过于自洽了,似乎什么都能应对。但是过分自洽,是危险的,对于个人来说,是一种平静的毁灭。

有些人的内心是一间幽闭的房间,他只能和所有的事情、所有的自己共处,而没有办法逃脱出去。

有些人的内心是海洋,遗忘得很快。海浪每一次被潮汐牵引时扬起的时候都会很快乐,而海洋追逐这种快乐。

在一些时刻,我感觉自己的内心是一片荒原。让我尴尬的事情并非不存在了,只是在荒原的某一个角落。若我一天,散步到那里,我还会看见事情的遗迹,还会让我难过与反思自己。荒原有更多幽暗的角落。

日落人|心底里的


日落人,很久没有给你写过信了。你最近怎样,过得好吗?

没有给你写信的原因,是因为,说出来或许你会嘲笑我,我这段时间有些害怕写字。曾经我觉得很舒畅的一件事情是能够一鼓作气地将自己想要说的故事、观点在一篇文章内表达完整。但是最近文字却如鲠在喉。有些情绪,不敢开口说,因为害怕不够庄重。不敢提笔作生活的总结,因为担心看得不够通透。多一天不敢开口或不愿写字的日子,心底里就压了多一些多语言字块,零零散散却沉沉重重。

不轻快。很难去飞。

进入冬天之后的生活似乎一直处于某种因为年龄而引起的过渡中,寒冷的天气成为了自身诸多缺点的庇护所,比如说,脆弱,忧郁和逃避。而到了春天,心潮偶尔被树梢冒发的新芽以及由枯黄转为新绿的草地感染得澎湃起来,却又显得异常敏感和神经质。

我失去了没有明确的观点,变得很难表达。我相信某件事应该有个正直不阿的价值观作为根本,但是我也相信每个问题都应该从两个方面来看待。能够从更多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应该可以被归类成为是一种成长吧,剥离了偏执,也剥离了不成熟……然而这样的思维模式也带来了许多怀疑和对之前既有价值观的否定。自己推翻了自己的观点,如同一转身,茕茕独立在空旷大地的寒风中。

陈绮贞在她的书里说她最欣赏的一门武功是周伯通的左右互搏。最近倒真感觉到,即使世上没有飞檐走壁的轻功或者天花乱坠的武功顿悟,一个人若想修得某种造诣,的确是可以练习左右互搏的功夫的。在理性与感性之间,在客观与主观之间,在他人与自己之间左右互搏,不断试探自己以找到用于解释自己生命的逻辑。

此刻的我或许不应该用这么尖酸,甚至略带晦涩的口吻来讲述这些。或许应该和你讲讲这段时间我所经历的事情,说说看那些落下过眼泪的夜晚到底在为什么事情烦忧,也说说看如今已愈合了的伤痕当初是怎么在身体上留下痕迹的。

但是我担心自己现在的不成熟,会导致在和你诉说或者写下这些事情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放大了主观的私人感受,甚至在受到情绪挑拨的影响下,吐出消极与悲观的蛇信子。我担心敲击下的文字会昭示了某种不可逆转的结局,而生活中的事情又有什么是现在可以下定论的呢。

所以我写不出来。

沉在心底里的都是一些怎么样的生活碎片?我不确定还没有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你是否会在未来的某一天潜游进我心里的海洋,去看看那些礁石的名字。有些石头上面刻着文字的痕迹,有些只是布满了意义未明的苔藓。

那些苔藓哪,都是沉在心底的早已失去了名字和日期的故事……

2016-03-21

日落人|奔跑

亲爱的日落人,好久没有和你说说话了,你的日子过得如何?抱歉很久没有来关心你,突然要找你说话,却也是因为有一个想要问你的问题:你会为了什么而在马路上不顾众人目光,奔跑起来呢?

我记得看完《假如爱有天意》这部电影的时候,最想要的就是某一天自己也能像电影里的女主角一样为爱拔足狂奔。在雨中奔跑的女孩,终于得知了男孩的心意。多数人看到那样的电影画面,都很难不被触动而说服自己去相信世界上或许真的有命运这回事情。只不过,看完电影之后的日子过得匆匆忙忙,白马过隙。直到整个大学阶段都过去了,依然还是单身一人。期间奔跑过很多次,但从没有因为要去追爱而奋不顾身地奔跑。

和同样单身的女友聚会聊天的时候,常常提到担忧会不会自己真的就这样单身一辈子。当我们在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似乎在谈论一个业已摆在眼前的无可更改的事实似的。

不过所幸的是,上天总也不至于让单身女生的命运太过悲惨。上天或许给女生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以支撑她们度过每个孤孤单单飘零的夜晚(但并非说“只”给了单身女生),或许给单身女生的生活派发了一大堆“小确幸”的优惠券,所以在她们的生活中,值得高兴的事情太多,乘了漫长地铁之后走出地铁站发现雨停了,不用撑伞,会很高兴。在一家陌生的餐厅,准确地点到了对胃的好吃的食物,会很高兴。和好久不久的老朋友从八年前的八卦聊到八年后的约定,也会很高兴。

当然伤心的事情也有。比如说,某天听见好朋友被分手了,理由竟然是对方和她说,她太独立了,让他感觉她好像不需要他也可以过得很好。记得当初这个好朋友终于结束单身,宣告恋爱的时候,我还在聊天记录里撒了很多花,甚至就差把她白纸黑字地塑造成为单身朋友圈里面的幸福榜样和精神领袖了。然而谁也不想那么快承认生活毕竟不是电影故事,可以永远停留在一个经典的片段赚取感动。只是,最后竟然是这样的分手理由,难道有人真的认为独立的女生就不需要爱了吗?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我走回家的路上还在想这个朋友的事情。那天夜里的风特别凉,我的脚步沉重。

一提到这个,就觉得很难开心起来了,像陷入自己用来捆缚住自己的蚕茧里面,若要去测量和评判爱的遗憾,任谁都会唏嘘不已。罢了,还是讲讲为什么会想到问你会不会突然奔跑起来这件事吧。

作为单身时间和年龄等长的的问题女青年,我今天晚上本来和朋友约定了七点吃饭,却在路上被一家旧书摊吸引了目光。我是那种很难在书摊前挪开脚步的人,一定要仔仔细细一本本书都勘查过,确保所有自己感兴趣的书籍都被挑选在手里,不允许自己遗漏掉任何一本在外飘零和年龄等长许久的好朋友。结果,起初挑了三本,听老板报完价之后,心里暗自惊呼“太划算了”,又挑了两本。在付完钱之后,一看时间,已经快要迫近约定的时间了。只好慌张提着装着书的塑料袋,急急奔跑向地铁入口。在从路人旁边借过的时候还在想着:能以这么低廉的价格淘到心仪的旧书实在太幸运了今天!

于是,让我奔跑起来的理由越来越简单。有的时候只要有一个目的地,我就可以奔跑起来。我并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变得愈发拘谨,沉稳,我喜欢自己现在的样子,从未为年轻的爱恋而拔足狂奔,却可以为了任何确幸而美好的事情奔跑。我还不够勇敢,但至少也有努力迈开步子,尝试去追逐风来的方向。

还未见面的日落人,此刻的你,在为什么而奔跑?

2015-10-17

日落人|一道关上的门

在人生中,已经有过太多粗心的时刻。初中还在数学考卷上犯着2+3=6的错误而算错了一道选择题的答案,工作上因为错字,漏字,不协调的段落等等疏忽的地方使得文档被一遍遍退回来重改,还有此刻,没带钥匙出来却随手关上了家门。

我不知道自己性格里面的“后知后觉”是因为星座的关系还是说血型的缘故,总感觉反射弧有时候长得可怕。不仅仅是说重新算了很多遍,还是没有发现原来是2+3的地方出了差错,而是门关上了很久还仍然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别无他法了。甚至,还包括因为粗心而错过了某一人,到了很久之后才可以渐渐觉得痛起来。

亲爱的日落人,在你的心里会有这样的懊恼吗。

优毕申请表上有一栏自评,我觉得自己写了句很不谦虚的话,“大学四年在学习上无愧于自己的努力”。感觉读我这份文件的老师抬起头,说不定还能看见我傲慢的鼻孔。然而,对我而言,过去的四年时光沉淀下来,无愧于学业,是真的,但并不是就没有其他感觉懊悔的事情了。成绩这件事,想必以后并不一定会跟着我的经历走,它只是一张纸,一个数据库里的条目,是被反锁在时光的门后的,死的事情。而倒是其他几件感觉遗憾的事情,哪怕我不打算带着那份遗憾继续我的生活,它也会如同太阳下的一隅阴影,跟随我的旅程。

没有再更勇敢,更疯狂一点地去追求自己的热爱,没有再诚恳一点去看清自己和他的心意。这些已经错过的事情就好像没带钥匙出来,却被风关上的门。但或许前面的那扇门是被遗弃在时光荒漠里面的,一个再也不会经过的里程碑,而后面的那几扇门,却将在接下来的路途,一直由我背负,哪怕肩膀勒出血痕,也是心甘情愿的代价。因为难以弥散的错失感,所以我必将在未来长旅中,孤独地找寻着钥匙。也或许正是因为那份如何,再也难以排解的错失感,所以歌里那句“得到的都是侥幸,失去的都是人生”才那么深得人心吧。

有段时间,很想和别人交换一个故事。我记得那个故事是我很久以前在寂地的博客里面看来的,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以至于我再想要找那个原版的故事,都找不到了。故事的大意是,从前,有一只白兔子,他手中常常提着黑色的箱子。森林里面的老虎,狮子,狐狸常常向他提问,他呢,则把每个他无法解答的问题都折叠整齐装进手提箱里。他就这么一路走啊走啊走,一边得到更多问题,一边寻找那些问题的答案。终于某天,它找到了手提箱中所有问题的答案。可是,当初那些问他问题的动物们全都早已经不在了。

那些被小兔子装进手提箱一路携带着的问题,其实就好像是一扇关上的门,为了重新开启这扇门,我必须在未来漫漫的时光中找寻独特的钥匙。找到这把钥匙的目的,并不在于我想要打开一扇任意门,去改变曾经的经历,或重新再生活一遍。我只是想着,或许找到钥匙的那个时刻,我也能够找到他当初提的那个问题的答案,再遇见他的那个时刻,我能够感到双方之间不再有什么负疚。“我知道答案了,你还记得当初你提的那个问题吗?”

坦然,是未来之于过去最好的和解。

我总觉得人生来就是为了寻找什么的,有人找答案,有人找钥匙。我寻找的东西很多,我寻找热爱,我寻找不让人摇摆的人生意义,我寻找总是注视着日落,而从未转过头看我的被我偷偷称作“日落人”的你的目光。

只是我在寻找的路上一路往前,却听到身后,更多的门,被人生的风关上的声音。

2015-10-16

日落人|情话

嘿,亲爱的日落人,我想向你坦白,我曾经有过一个喜欢的男生。一开始的时候,是从他部落格里面的文章认识到这个男生心细善良,很愿意和他聊天。到后来,习惯了每天都要和他说上几句话,从人生的大道理到最最普通平常的生活琐事。他说孤独的人千万不要试图养一只巴西龟。因为巴西龟除了能耐心听完你的所有报怨和废话之外,在你手指伸向它的时候,还能够狠狠咬你一口。他说在学校的日子每天都过得很麻木,很单调,教室的黑板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因为总有新的字迹又要被写上去。他说有一次他一个人打车到钱塘江,只是想要听一听江水的声音。

后来,他去了北方读大学,我们开始各自忙于应付自己生活中的新鲜事,而疏远了与对方的联系。想念,无非是缘起于对于对方生活的想象,而想象不过是建立在虚构的基础上面。终于,我们再也找不到借口在网路上发起聊天,也很少给对方写邮件,他的部落格也再没有更新过了。我已经忘了我们曾经舍不得关机,一聊再聊到午夜之后的那些话题。偶尔想到他,只剩下那些他曾经云淡风清,和我有意无意提及的那些生活中的琐碎,我记得格外清晰,巴西龟,擦不干净的黑板和钱塘江潮水之类的事情。

也许,每一个人都是一颗孤独的星球,兀自运转在自己的轨道里面。我们相信宇宙规则,相信天体法则,我们期待中的爱情应该是一颗不离不弃的卫星,日夜环绕着自己,拥有舒适的距离,且永远不会缺乏安全感。然而,如果喜欢上一个错误的人,就如同和另外一个星球猛烈相撞,就算侥幸存活也必然因此丢失了一部分的自己。我亲爱的日落人,总是习惯一个人孤独地看着日落,让我感觉虽然就坐在我的眼前却无法接近的你,心里也是这样想的吗?

我有一个白羊座的女生朋友。她最讨厌被对方问到“在干嘛”。当时她的原话是:“两个人谈恋爱,各自该干嘛就干嘛,为什么总是要问对方在干嘛。我最讨厌别人打乱我的生活节奏。”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还挺想做个大调查的,是否真的就只有大白羊可以说出这样狷傲狂拽的话来,而对于海鲜类这种自虐指数明显偏高的星座而言,问一句“在干嘛”就等同于在说“我想你了”,因而反而会因为对方长时间没来询问上一句而生起闷气来。我好奇你会是哪一种,是上面两者之一还是其他我不熟悉的星座类型。

有时候我看起来很会说话,会抓住对方对话中的谐音开玩笑,会时不时抖出几个过气但依旧有料的包袱增添幽默感,有时也会适时地在需要炒热气氛的场合把自己的声调上扬来显示得很兴奋。但是在关于你的所有事情上,我变得很不会说话。如果朋友在席间谈论到有关于你的话题,我便静默地坐在一旁,像是在听着事不关已的事情,任那些话语如山泉一样淹没过我的身体,而我的心脏好像沉在溪涧中的硬石块,渴望诉说着什么,却最终仍然选择了默然。我害怕那些潜藏在我心底里的话语,即使经过慎密的密码包装,也会被人察觉,或是被你知晓我心底里在恬不知耻地想着你。而我想我还并没有准备好,站在你的面前,挡住日落的光芒,向你挥手说声hi。于是,很会说话的我却从没有鼓起勇气向你开口说出的那些话,全都变成了在长长的暖暖的日落时分里,你眺望着夕阳,我眺望着你的背影的那些目光。

有过因为一个人而觉得特别孤独的时刻。有一个夜晚,天上落着微微的雨水,我从外面回家,没有带伞却莫名地心情大好,于是跑去花店买了一束花,没有特别想要送给谁,只是想要带那束花回家。当我站在路口左右张望来往车辆,捧着花束急匆匆地穿过人行横道的时候,心里忽然闪过:我可是在雨夜里捧着花的女孩啊。这个女孩只存在我心中那么一小刻,她踢踏着脚步,没有因为雨水而感到丝毫的困扰,但是在还没有任何人认识她以前,她就到达了家的门口,重新换上了一如既往的倦态打开了客厅里的灯。买花时候的好心情因为没有人可以分享而变得像是昙花一现,到心情落尽之后,自己也恍惚起来是否有过这样的雨夜,是否曾经急匆匆地捧着花穿越过人行道了。我想,就算以后我能和你在一起,你也错过了那个雨夜捧着花的女孩了。

我总相信最动听的情话并不是山盟海誓,生死契阔,而是有一个人愿意把不曾对其他人诉说的自己的人生分享给你,轻轻的小事,静静的心事,以及那些琐碎的,有些造作的却真实无比涌动在心底里的情绪。原谅还没有学会能够在你面前自然地说话的我,我也想要问问你此刻正在做些什么,想要知道你心底里在想着些什么,想要知道你经历了什么所以成为了现在的你,但可能我看了你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却在某天突然冒失地问你“你有没有在雨夜见到过一个捧着花过马路的女孩?”。

2015-10-15

日落人|世界上只有两种人

Two Kinds of People,from zomato

你是喜欢可口可乐还是百事可乐?你是一吃就胖还是怎么吃都不胖?你是夜猫子还是晨型人?印度一家类似大众点评的互联网公司zomato 在今年推出过一组主题为“TWO KINDS OF PEOPLE(世界上的两种人)”的主题广告,以用餐习惯以及诸如你是汪星人还是喵星人等经典问题来区分人类。其实很多人都有通过简单的A/B选择题来判断对方与自己是否有共同语言的习惯吧。

而我看到他们的平面广告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你,那个只在日落时分出没于我心间的你:如果世界上真的只存在两种人,那么我和你的联系是在于我们俩在成千上万个选择题中选择相同选项的次数最高,还是这个世界上存在着某一道选择题,只有我们两个人选择了同一个选项?

作为总被认为是富有个性和态度的九零后一代,我们喜欢宣称自己“讨厌被归类”,然而我们还是不得不被世界上一道又一道的选择区分出不同的性格,品性,生活习惯等等。人们常说朋友的亲密程度取决于兴趣爱好的重合程度。按这个标准来说,日落人啊,你应该就是那个和我重合程度最高的那个人。那么为了找到你,我是不是应该准备一份很长很长的选择,上面写满了A/B选择题来找到你呢?可是那一份问卷该有多长才能够认出你来呢?

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不同的喜爱,结成自己的朋友圈。比如我喜欢和我一样爱听同一个乐队组合的歌的朋友A,喜欢和我一样为某一电影情节大哭过一场的朋友B,喜欢热爱旅游的朋友C。但是我的朋友A,B,C也常常和我发生分歧,A从来不读那些我爱不释手的书,B的人生不像我热爱大冒险一样往往追求安稳,C吃饭从来不吃葱和香菜。我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每道选择题的答案都与我相匹配,可是那些对我而言很重要的选择不一致,会在我就快要认定对方就是自己命中的日落人的时候,提示我前方路上出现了一个小黑叉。在那个很关键的问题上,A选项与B选项之间有着一道明显的界限,两个人都逾越不了也无法放弃自己的选择,便只能承认彼此的不适合,之后的人生就像是被不同河道分流的江水,被接下来人生抛向我们的更多选择题引导向离对方越来越远的路途。

不过有时候,我也常常只因为一个特征,一件小事而突然喜欢上了一个人。那样的感觉就好像是某一道你以为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选择A选择的选择题,突然发现了原来你还有同伴。这样的选择题也许是一首年代久远却对你寓意非凡的歌曲,也许是被大多数人忽略的一句电影台词,也许是在公共洗漱间刷完牙会用水把水龙头上可能留下的肥皂泡冲走的一个小小的动作。虽然细微,却能让你感觉自己在70亿的孤单中找到了一位珍稀的同类。如果是这样的人,亲爱的日落人,你能否告诉我,在未来某日将我们俩归属于同一类的那一道选择题会是什么呢?

世界上七十亿人口,都在找同一份永恒,这样的概率不免微乎其微。站在举棋不定的现在,遥想不确定的未来,因为还没有你的陪伴,我总觉得惶惶。或许世界上只有两种人:找到永恒的人,与大部分正在寻找永恒的人。

2015-05-14

日落人|一次告别

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在很急很急要往一个地方赶的途中不小心被石子绊倒根本不觉得疼痛,只是随便擦擦伤口就继续朝目的地奔去,直到过了一会,伤口开始出血了,你不得不蹲下身捂住伤口流泪的时候,你才觉得那道伤口疼得你根本承受不了。

我好像总是这样。

疼得实在受不了了才肯蹲下来抱住自己。

我一直疲于奔命,虽然永远不知道天涯前方等待我的会是什么,但是我害怕停下,仿佛一旦静止就会有另一种磁场引力使得所有伤口上结的痂脱落。所以我也只有受伤了,像一条流浪的小狗的时候,才会停留,才会站在原地呆呆地看天边的日落,看你的背影从我的左心房走到右心房。在我偷偷流眼泪的那些时间里,你是在抬头望着落日吗。

亲爱的日落人,虽然我知道你从来不肯轻易开口说话。但是我愿意与你交付心事,愿意与你说些真心的话,就好像是心底那些秘密会在与你倾诉之后就会随着夕阳沉入西山之下,再也不会从心中升起来一样。

这一次,我想跟你说,我告别了一个人。

其实从来都没有好好和你介绍这个人,说实在的,我对他也称不上是很了解,只是觉得人还挺有趣的。有段时间我觉得他也许会是你,因为他的背影和你很像。

我一步步趋近,小心翼翼,却在靠近的过程中,猛地发现他并不会是你。我并不是在认识一个人的一开始就企图一辈子,可是那么短暂的相识便要别离也足够让我沮丧一阵子。仿佛从前所有在路上遇到过的磕磕绊绊的石子都一齐从回忆里向你砸来。在所有人都认为你应该已经move on的时候,没有人听到那些石子在心里簌簌下落。一个石子落下,心上就会多出一个月球表面的坑洼,而我就成为了住在月球上的人。

我明明是一个面对告别很不理智的人,这一次和他告别之后竟然完全没有停顿,拖着我的生活继续奔跑了那么久。我不露声色,我努力生活,我广交好友,我开始丢弃所有与他有关的记忆,只认真继续我的生活。

与旧友聊天谈起,这些年我变了许多。我也明白,所有那些表面山的乐观向上其实只是因为现在的自己可以为了快乐而不择手段。像是挑选不同的礼服出席不同的宴会一般,我学会了挑选不同的面具搭配社交的场合。一直到一天前被小小的石子绊倒,在和人交谈的时候,无意间听到很多有关于那个我已经告别的人的消息。听到他的近况,我才想起自己其实并没有和他好好的告别,没有解释清楚我选择离开的理由,也没有和他说过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

去爱一个人。因此对于所有不同于你的人,我都主观地选择溃逃,躲避。但是现在,我变得畏葸不前,在佩戴一个又一个面具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都没那么爱我自己了,因此也更加没有把握你会爱我多少。其实我并分不清到底有没有喜欢过那个男孩,只是随着无言地向他告别了之后,我感觉有一部分的自己也背弃了自己,走远了。

我不知道这是否是人们所说的一种“宿命”。日落人,你总是在日落的时候从我心房溜出,一声不响地坐在板凳上看着下沉的夕阳。而我只能在你更深的身后,默默注视着夕阳和你。

我一路都在找你,寻找深沉的爱。但是一路以来,我只是历经多次告别,从未接近你。

我希望有一天你回过头看我,看看受伤的我眼角还挂着的泪珠,看看那些我真正脆弱的样子,看看我在追逐的路程中一路狼狈蹒跚。你嘲笑我多年来一直在为了寻找你而如此艰难。但是只要找到了你,我就没有更多的坎坷了。也许就在你望向我的那一刻,我会感受到过往的所有眼泪都是值得,所有的告别都在一瞬间握紧了我的手。

2015-05-13

日落人

和你说一些温柔的话吧。

每当有这样的念头就好像心间有一条石板路铺满了深色的落叶,然后一阵雨落下来,响起了或轻或重的和鸣。

只是这样的时刻,你在哪里呢。

在大部分的时间里我都是很怕生的,一个人在马路上只会低低地走路,也许你还不知道这一点。我爱研究裤脚,鞋子和千奇百怪的走路方式,最怕手势,表情和想要靠近的姿势。在我看来笑容其实是很跋扈的行为,是企图将一个人的乐观强行灌输给这个有点儿悲伤,脸颊上还挂着泪珠的世界,而去承认这种强势,就是也回应一个笑容过去,已经被当作是一种礼貌不得不去遵守。可是有时候真害怕这样的礼貌呢。

我也有少数不怕生的时候,当冬日的四点半,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我在院子里收回晾晒的衣物,一手拎着印上白天香气的床单的一头然后对折合拢,看见对面青灰建筑的楼顶有一个粉粉的太阳,想到自己刚才的动作竟是对太阳比了一个大大的拥抱便扑哧——笑出了声:太阳先生原来比我还害羞,你看他,潮红色慢慢涨上了脸颊。

我一直知道在我的心里坐着一个人,不管是在我孤单的时刻还是无所谓的时刻。每当我注视着日落的时候,我也是在静静注视着他的背影。他是一个像我一样倦怠的人,当我眯着眼刷牙,穿衣的时候,他捧着书打着哈欠从我的左心房走进了右心房。当我看书,写字的时候,心头变成了停留着成千上万白鸽的广场,每一只白鸽都脚步很轻地蹑蹑走动,而我找不到他踪影。要等到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鸽子们一起展开了翅膀朝金黄色的云彩飞去,他才会慢悠悠地走出来,慢悠悠地坐在广场的长椅上,面对着颜色斑斓丰富的天空,背对着只有一种颜色的我,安安静静地坐着。

我不知道他的长相如何,因为我总是在自己眯着个眼,视线霭霭不清的时候遇到他经过的身影。而我唯一可以清晰凝视他的时候也只有在他背对着我,沉默得望着落日的时候,久而久之,我称他为“日落人”。落日是我们的暗号,无论我走在路上还是坐在自习教室,只要能看到西面天空正在下沉的太阳,他的背影就会如约地出现在广场的长椅上。我是那么沉浸在对他背影的凝视中,寂静的,安心的。我知道,日落人背上的肩胛骨并没有长出一双翅膀。所以我可以很安心地知道他会一直坐在我心里,不会有一天像那群白鸽一样挥扇着翅膀就飞走了。

那么遥远却沉静的念想,是只属于我和他之间的秘密。

2015-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