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怪兽

他喝掉一口夜色。

没人发现。他蹲在台阶上。夜色的表面有一些浮沫,白色的,粘在他的胡茬上。他找不到纸巾,于是尴尬地举杯再喝一口,伸出舌头去舔一舔,今夜这夜色味道太甜了。

他是出现在每一个夜晚的醉汉,向自己遇到的每一个人喋喋不休地说,夜晚的时光是他酒窖里的啤酒,被人偷了去,洒在了世间,现在他要一口一口,全部喝回来。

太阳刚落山时的夜色是最诱人的,因为还没喝到,像是橱窗里漂亮的招贴海报,或者夹在菜单本子里面的“特别推荐”。喝到一半,开始有些无聊。味道稳固后,口味上再没有第一口缀吸时的惊喜感,就像下班后的人们能去的不过就几个固定地点。再往后,开始觉得夜色太满太长,怎么还喝不完,却又舍不得它被浪费了。

等到终于空杯了,夜色怪兽回到家,躺在床上刚一打鼾,天空就翻肚皮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