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速记

1

青岛的海是被驯化的海。

我们住在一家离海很近的酒店。但是没有辽阔的感觉。海湾围起一圈城市夜景,也没有海滩。夜幕拉起,散步的人就出来了。穿着背心、挺着肚子的男子,牵着孩子,缓步走着,和江浙一带有湖的公园一样。吹来的风也没有太多腥咸味道。六月的末尾,依然有些凉意,要带件外套出行。

2

这里的 7-11 便利店比想象得多。从机场打车到酒店的一路上,已经形成这种印象。后来一查,原来,真的有渊源。

还说万达之前想要在青岛建一个对标环球影城的影视娱乐基地,后来没有下文了。

3

我们晚上先去了一家特别游客的地方,劈柴院。最抢眼的三个卖给游客的小吃是海星、海胆蒸蛋和海水豆腐。后来去了一家文青开的馄饨铺,”无非馄饨“。馄饨铺老板是个瘦削的男生,穿件白色T虚,围着一个黑围裙。有点深夜食堂的味道。他很少说话。有时候客人问的问题,他都不一定回答。点评网上对这家店评价两极。差评大多来自于对老板“冷漠”的抱怨。老板公开说过自己讨厌只来店里吃馄饨的人,馄饨便宜的只卖 15 元,自由取酒的柜子上写着“酒贵”两个字,但每款酒没有标价。整个小店可以容纳十人。

店里有一个摇铃,写着“喝酒有点贵,摇铃请全场”。

有两个女生坐在摇铃下面的位置聊了一晚上,有一位女生爱上了比她年纪长的男人,但是她说自己这次久违地感受到恋爱的感觉。她对面喝了两瓶青岛,就说自己有点微醉的女生,和她说,这是好事啊。

4

和格里尼一起在青岛出差。今天凌晨两点,我们都在看电脑。她说,既然都这个点了,我们今天去看日出吧!手机显示日出的时间是04:42。 

然后我们睡到了八点。 

晚上我们在一个啤酒馆采访,喝了 3 shots 后,她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兴奋地和我说,他们说小鱼山的日出很美。明天我们去看日出吧。 

我说,你还记得这个对话曾经发生过吗。

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在市北区的一家精酿啤酒屋。胡老板是山东人,大学在青岛,后来去了上海待了五年,回到青岛。开精酿啤酒。

他的酒客,一个内蒙小伙子,和老家上海的爱人一起在东部沿海旅游过一圈之后,最后选择了在青岛扎根。现在偶尔会来店里帮胡老板的忙。据说从胡老板的酒客里已经出去了七八个在本地也开精酿啤酒店的老板。而我问他在青岛这样一个城市开一家不卖青岛啤酒的精酿酒吧的感受,他形容“就像站在道德高地”。

在他们看来,小众的、口味独特的精酿啤酒是优越的。他喜欢微醺的感觉,喜欢和朋友一起喝一口没喝过的新酒。

他们就像是一个异乡飘来的蒲公英种子,落在这块扑腾着啤酒花的土地,和美国人开强麦酒吧一样,无意想改变什么。但是有他们自己的生长姿态。

收台的时候,内蒙小伙子看见剩下的酒杯说:“一杯大概剩了六分之一,糟践酒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