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0710

1

我把看朋友圈的入口从微信里取消了。

即使这么做了,我还可以正常地发自己朋友圈,或者点进特别关注的几个人的头像去看他们今天有没有新的动态。实验了快一周。觉得挺好的。生活没什么差别。今晚忽然焦虑爆发,读了很多内容,像缺氧的鱼。

什么感受呢。感受就像是自己和这个社区的所有人住在同一间医院,每天护士都会拿点白色小药丸给人吃,虽然你现在健康无碍,但是人们说这是维生素片,大家都吃。有些什么好处,我说不上来,但好像也没有坏处。尝尝味道,挺甜。小药丸并不影响愤怒,有些人依然在呐喊。然后他们被关了起来,在铁窗子里。忽然有一天,我不想吃这个小药丸了,觉得自己对这个小药丸产生了依赖,但困恼自己没法躲避护士们的视线,没法“犯规”。但实际上我还是可以做到。偷偷吐掉。没有人注意。这个人看起来那么普通、柔弱,我还穿着病号服。我从不发表反抗的言论。

一礼拜没吃小药丸了。有一天突然抬头看天,心想,我为什么要在这间大医院里。

2

我认为应该要有更多人去关注一座大坝的弯曲度。

3

我趴在窗台看,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对面的楼一片黢黑。这个城市的人在我看来总是睡得太晚,但今夜却全都睡得太早。

我想起那天有一只蝉,从我现在正站着的窗口飞进房间。这里是六楼。它一动不动爬在我的木地板上。难道它以为这还是树的一部分吗?因为我的害怕,我和它最后的相处并不愉快。我是此刻看到楼下的树影,才想到那只蝉怎么会飞得这么高。它是偶然,还是早已计算好了把我的窗口作为它的目的地?

在窗台边的我,想这么写我的句子:

“有一只蝉飞进我六楼的房间。”

在我前一秒的脑海中,这个句子本应该更漂亮一些。但写出来,就好像有一些什么放弃了。我不知道谁会看到这个句子。

《无标题@0710》有1条评论

  1. 官方好像说大坝的弯曲度是可控与正常的。在没有充足的信息与证据前,我往往倾向于相信官方的解释。这大概也是很多信息被黄沙盖住的原因之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