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导演的自述:我们的行业从寒冬进入冰河时代

2月1日,一纸红头文件宣布在新冠疫情期间,所有影视制片公司、影视剧组及影视演员应暂停拍摄工作的通知。我采访了一位电影导演。他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曾拍过最近网络流行的一些影视作品,他也正带领一个团队进行创业。作为导演、连续创业者和一家小型影视机构创始人,他说:“如果在这个时候,你不焦虑自己和家庭成员的健康,那么作为一个创业者,你就要焦虑你整个团队的生命是不是健康。”

以下是他的自述:

今年的贺岁档票房定格:0

每年过年的时候,影视从业人都有一个强迫症,就是每小时会刷猫眼专业版App好多次,查询实时票房。在过年前,我们一帮电影人还在打赌,赌今年贺岁片哪部电影的票房是冠军。

现在你去刷,那个数字不动的,就这么一直定格在 0 上面。

年前的票房冠军是《误杀》,到大年初一,票房冠军还是《误杀》。这现象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了。

说实话,我们行业的寒冬从2018年收税、2019年大量片子播不出来、被延档等事件就已经开始了。2020年年初,受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中国的影视界不是进入“寒冬”,而是从“寒冬”一下子掉到了冰河时代。

关于近期暂停拍摄电影电视剧这件事,我们比公众知道得略早。在大年三十的时候,我了解到有一些剧组还在跨年拍摄,当时就看到有些演员在嘀嘀咕咕,说怎么还不停拍?到了初一、初二之后,绝大部分的剧组都已经停工了。然后我就看到广电总局发的红头文件,限制了所有剧组的拍摄,“谁拍谁负责”。

可能普通观众不太了解,所有剧组拍摄都有收声的要求。收声,意味着要把现场所有的门、窗全部堵住。你可以想想,在一个空气密闭的情况下,几十个人处在同一个房间里,在疫情爆发的时刻是非常危险的。

而且在拍戏现场,化妆师给演员长时间化妆的时候,脸是需要贴得很近的。虽然专业化妆师会戴上口罩,但是在非常时期,这种距离的接触还是很危险。而且演员演戏的时候肯定不能戴着口罩演吧,即使不拍吻戏,就连正常地说话,两人离的距离也很近。

而且本身拍戏也是聚众。现在一个小剧组的规模也有个一百来人,大的剧组至少要两三百人以上。所以如果不禁止的话,很容易出事情。这我是很理解的。

但其实停止拍摄,不意味着我们完全就不能工作了。作为编导,我们的工作一般分为前期、拍摄同期和后期三种情况。当疫情爆发的时候,有两拨人是暂时还可以工作的,前期和后期。前两天,我的一位编剧朋友说了一句比较幽默的话,“编剧是影视行业唯一还可以开工的工种”,因为编剧们平时也都习惯了自己在家写剧本,可能是全中国最习惯自我隔离的一群人了。

但当我把这句话发了朋友圈之后,有个做后期的老总就来和我投诉了,说:“你没有考虑到我们后期公司,我们也是可以工作的“,后期包括为影视剧做声音和做画面等工作的人员。

但其实编剧和后期,也都有一个问题:如果这笔订单做完了,后续还跟不跟得上?

实际上,这场疫情无非就是好、坏两个估计。好的话,可能是国家特别给力。一个月之内控制住了。坏的话,我想再坏这个疫情也不会久过春天的。气温升高,应该情况会有所好转。如果真的持续到春天结束,三、四、五月还停摆的话,对整个行业的影响岂不是非常巨大的吗?

在疫情爆发之前,得亏行业的寒冬已经到来

我们团队这三年来的规模,本身就是在逐步缩减。从几十个人的规模,逐步缩减到十几个人的规模。在现在此刻,团队成员刚好十个人。半年前,我们还在上海一个影视园区里有一个三百多平米的办公室,每月的房租要交七万块。2019年中旬,我们做了一个决定,把办公室搬到复兴公园边上一个商住两用楼里,租金成本减少非常多。

但是规模缩减的同时,团队的产值竟然没有任何缩减。特别搞笑的是,去年公司还盈利了。这在之前还未有过。

现在很庆幸自己提早做了决定。所以在疫情来临时,我们并没有裁员,或者做经营策略上的重大调整。在疫情爆发之前,得亏行业的寒冬已经到来。

不过因为疫情,我们在工作上也做了一个调整。

原先通知的是大家2月10日复工。但后来想了一下,为什么我们要和所有公司凑热闹呢?在返工潮里或者上班通勤路上,会发生什么,这事情是不可控的。因此,我们一开始决定把办公室里的人员分成三个小组,每组派一个人,一天有一个人来值班就行了。其他人都在家里,先观望一段时间。不然现在办公室面积也不大,十个人天天在办公室里戴着口罩的画面,想象起来也还是挺危险的。一旦发现有谁出了问题,只会更影响工作。而且,规定办公室同时不能有超过三个人在一起。后来,因为疫情胶着,我们决定再观察一周,干脆连第一周的值班都取消了。

然后我作为负责人,每天还是会去公司,采取“约见制”办公。如果我要见什么人,就单独约聊,最好电话。现在感觉,一个人的办公室还是很惬意的。

这个工作模式可以体现我们前期影视行业的特色。目前工作尚未进入到拍摄阶段,很多事情还能远程处理。但春节档那么多电影延期,其实对后面要拍摄和上映的戏来说也是非常不利的。我也有一部戏会在2020年中旬开机,其实是蛮紧张的。因为我们的主要收入、事业的发展,都和这些戏有关,如果开不了机,就会是大问题了。

在疫情这个突发事件面前,我的第一个观点是自然主义的,人类太焦虑也没有用,要识相、自觉,顺应天时。另一方面,寒冬比往年来得更漫长了,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延长自己的冬眠时间,但是要想办法储备好充足的粮食和水。

比方说,影片如果开不了机,那么广告片是不是可以多拍一点呢?我作为一个导演,这两天也不得不和各种各样客户、广告机构联系,发发贺年片什么的。说实话,机会都是要自己跑动的。现在不让线下拜访,但好在有微信,可以在网络上多拜访一下客户,了解对方有没有预算、原定的拍摄计划有没有变动等。

在这样的情况下,绝望有用吗?没有用。只有行动,而且只能比以前更加积极地出去行动。在一个公司里,老板往往是第一生产力。我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原始社会的猎人,当经济好的时候,你可能蹲在那里,天上会掉好多大雁下来,但现在我们要走出去好远,去打猎,才能发现一只羊。

说到底,现在的心态应该要更务实。有饭吃,有戏拍就不错。现在不是你挑活的时候。一些不需要署名、可以单纯展示你拍摄技巧的商业作品,不仅有收入,而且又不会影响你创作的履历,这不是更好吗?

我有一个在做日语教育机构的朋友和我说他们公司就两个人,所以在疫情爆发后,他们对公司发展一点都不担心,两人把课停掉,互发工资,可以坚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他曾经经历过2003年的非典,总结出两点经验:

1.在这场疫情里,体量特别小的组织,可以生存下来,就和恐龙时代一样;

2.生存下来,熬过六个月之后,业务会迎来爆发性的增长。

这是我从他身上得到的启发。我觉得文艺界也是如此,此刻一定要体量小,然后活下去,就会迎来新生。

所有变化只会加速到来

我自己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这个春节也都和我的家人一起在上海家里度过。

我太太每天晚上12点在“盒马”抢菜,早上7点又设了闹钟在“叮咚”上抢菜,最近常常抢不上。我也很着急,据说喂动物的大白菜有点紧张,今天回去我得抢购白菜了。

从疫情爆发之前到现在,我可能属于这座城市里少数每天都要出门的人。因为我在公司里饲养了一些昆虫,本来公司里有个小伙子答应帮我去喂养,但是疫情爆发后,他妈妈不让他出门,我觉得这样也是对的。所以就我自己每天开车去一趟公司,给虫子们喂吃的。

从我家到公司,路程不远,开车大概一刻钟时间,全程不接触其他人。昆虫们每天的食物是大白菜,一般一棵大白菜够它们们吃一个礼拜。过年前,我一共囤了三颗大白菜,心想一定够的吧。我的公司本身放假时间比其他公司长,原定2月3日上班。

但是谁想到,现在还剩下一棵大白菜就不够了。

除了导演身份之外,我还是一个持续创业者,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互联网公司。所以我不管在公司经营,还是在生活、育儿方面都是焦虑的,是典型的“三明治”群体。

最近这段时间,如果你不焦虑自己和家庭成员的健康,作为一个创业者,你就要焦虑你整个团队的生命是不是健康。在未来一段时间里,肯定是很难熬的。我看到有一篇文章里,有人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说实话,我觉得这句话是有点在散布焦虑了,但对我们这些小老板而言,还有什么更好的形容呢,没有了。

在1月20日贺岁档还没因为疫情撤档的时候,我发了一条朋友圈,当时还写明了这是一则“妄语”:现在哪家视频网站,砸点钱把某部春节档影片票房给包圆了,也就是原来两部大剧的钱。然后打广告号召观众在家里看,中国奈飞(Netflix)也就顺势成了。

后来很多人去我这条朋友圈下面留言,说仿佛是徐峥导演听到了这句话一样。我想肯定不是的,可能是光头们的想法都差不多。徐峥那么聪明,他肯定能想到。现在看来,字节跳动就是吴三桂入关,在大家相持不下之际,突然以自己的资金优势杀进来了。

再后来,很多电影界的同行、发行公司开始发声,说这样不公平,分走了传统院线的一杯羹。我个人觉得这很正常。全世界都存在网络播映和院线播映的争夺,不是在中国出现的单独现象。奈飞(Netflix)在世界上也遭受不少国家的抵制。

这件事情本质上又和进化论很像。当老百姓知道过年可以在家里吃着水果,和家人围坐在一起看电影之后,难道不会觉得这是多了一种渠道享受服务吗?

当然,传统的院线不能完全被取代,它有社交和很多别的层面的价值。但是我认为这是一种趋势,而这次疫情是催化剂,它突然把中国电影的网络播映往前推了一大步,但是暂时不会有质的改变。因为现在业界有一个观点,网络播放电影的票房还支撑不起大电影的投资。大投资电影需要好多个亿票房,相当于需要很多个观众付6、70元的电影票才能收回成本,如果网络播映只收取五六块钱点播费,或者靠平台收取会员费是远远不够的。

今天看到一句话,我觉得不管是电影还是疫情后的商业动态,它都是很好的注脚:“所有的变化,不会因为任何事件的发生而停滞。相反,它们只会加速到来。”

(发表于微信公众号三明治(china30s)2020年2月8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