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里的裂痕

 

“疫情变化太大了,昨天的见闻今天已经过时了。”

“有空今天看一下我的稿子吗?现在新闻都是一日千里。”

今天早上收到两则消息,都是这样的口吻。我起床,看了下阳台窗外,停着一只鸟类。不像是往常的那种脖子上围了一圈珍珠般的斑鸠,而是头顶有一些白羽,看起来身材更轻盈的那类型小鸟。不稍一会,又从我的晾衣架飞走了。这是一个晴朗的天气,上海的气温有20摄氏度,我能想象此刻小区楼下,老人们拖着小推车,戴着口罩,缓步在两家菜店之间买菜的情形。小区门口聚拢着三五位大爷,或站或坐,聊着天。而我们走出去,在这座城市的庇护之下,可以去一家餐饮店堂食,可以坐在店里喝咖啡,一切似乎被冻结在了一个春日里。

一边穿衣,一边想象着那两则信息如何被传递到了我这里。他们身在世界上的不同地方,欧洲、美洲,讲述同样的话,像陀螺一样急速地运转。终于,世界的时差体验开始更为明显,不同地区生活着的人的心理感受也有了明显的不同。

窗外晴空里,有一道愈发明显的裂痕。

2020年3月16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