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最后一个夜晚

四月最后一个夜晚,空气特别沉闷。躺在床上,发现盖的被子已经特别滞重,于是把去年买的电扇翻找出来。

室友也还没睡。去敲她的门,看到她也在捣鼓着电扇,清洁。于是我们半夜开始聊天。小猫戴着伊丽莎白圈在听我们讲话。它刚做完绝育。我去医院接她回来,发现她似乎比送去医院时更为大胆活泼些,在包内想要探头出来。宠物医院的前台护士说:“可能是在病房里和其他宠物交流了一下,发现这也不过是一件小事。”

护士要加我的微信,还给我看小猫在手术前的照片。吐着舌头。我心想,怎么在外人面前这么可爱。后来才知道吐舌头,是因为做了呼吸麻醉。

“这张照片你要吗?”护士问我。我去看她手机,图片上血红红的两个小点,是小猫刚摘取的卵巢。

现在服务都这么到位了吗?我想。心里盘算着开口拒绝这个热情的邀约。

小猫一岁,就相当于人的18岁。这么算来的话,它今年就会高过我的年龄,“这也不过是一件小事”,真的是小猫的领悟吗?我不知道。如果是的话,小猫也许比我懂得多。

五月一日,天空开始下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