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桐树

约了午餐。于是穿了一条裙子出门,绿色的波纹。下楼,阳光猛烈,绿化道里的树被砍掉了许多枝桠,一大片倾倒在地上,像是夏天还没来就溃败的军团。前几天我才刚认识这棵树的名字,海桐,开小小的白花。我戴着口罩经过的时候,闻到浅浅的花香,于是在无人的过道里,把口罩摘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是啊,是这样的味道”,那时心里是这么想的。

在飘着香气的空气里,此刻面部的口罩似乎成为一个残暴的士兵,秉持着铁制长枪,守住口鼻的门,但也隔绝了生活中本来美好的香气体验。但想了想,去年的这时,我已经搬进了这个小区,那时似乎都没有这么鲜明的记忆,甚至不知道香味的名称。这样的自己,是不是更应该被责怪呢?而不是在美好被剥夺之后。我还没有想出个答案,已经看到前面等待的人影。

吃完饭后,我们又重新散步回到小区门口。我们要告别。他看着我说了一句,要是不戴口罩就好了。小区门口常年放着一把坐垫已经被磨破的皮椅,总有老人拄着拐杖坐在那,今天也是。我感受到背后的目光。她在看着我们简短的拥抱。我想着我的裙子,绿色波纹,这是第二次穿着它出门。

再次经过海桐树,稀疏的枝桠,气味已经淡了一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