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ngs getting worse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比如:

准备采访一个知名作家,提纲发给出版社,对方圈了几处地方,有一题问到之后的创作计划,这是很常规的一题,但收到批复:“他(指作家本人)写的东西肯定敏感出不了。不适合问。”

因为上周又多了一个在中文简体世界不可言说的人名,一篇我在2016年的采访文章今天收到提示“违反相关政策法规”,被直接删去。

比如一篇独立采访,文章中事实的确如此,受访对象前来求情,不要写,怕被看到,惹麻烦。

有作者来说删稿,因为自己的姑姑看了发表后的文章,说涉及家里私隐,一定要删。而她指涉的“私隐”是作者前先辞去的工作是姑姑介绍的。

……

在此之前还有更多。诸如采访了任职高校的作家,高校在文章刊登之后给她打电话,如果不让平台删稿,她就无法转正,因为那时期正是某某校风建设最盛的时期,而对方在文章里讲到了体制里如卡夫卡的《城堡》一般的报销制度。

我之前对待这些问题的处理态度是,保护个人,但是不必向机构低头。在常规的采写规范都做到位的情况下,如果是某某机构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挑刺,影响独立的采写,大可硬气面对。如果弱势的是个人,可以考虑下她的处境,不要让文章伤害她。近来,却更加有一个感受,即使是个体,如果有机会,我也希望可以告诉他们,要为自己看到的、感受到的一切勇敢,更能抗压。如果在这些事情上,也都是个体对个体的承受与消化,一切的处境还是在坍缩。你可以看到现在在一件事情上,似乎每个环节都可以有人跳出来说:你这样写,不对,危险。每个人都在不自觉被这种气氛影响,轻视文字,轻视发表的权力,或者是出于害怕承担不知道会是什么的风险而提早放弃。这并不是好事,这是一条更加危险的道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