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夜晚绵长

【这会是一个更新中的记录。20200621。】

1

出发前一夜,一宿没睡,飞机在6:40起飞,索性凌晨2点便从床上起来,做点什么。

我坐在桌前,把工作要处理的文档再次整理了下,但好像没有什么可写的。出发的心情?有些焦躁,但似乎一切都是未知。这一趟旅程,我计划离开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在几所南方的城市走走逛逛。现在绝不是一个出发的好时间。五月末,上海的一家商场联系我说想谈合作,是否可以一起在“后疫情时代“做点什么。我不知道这个“后”是如何区分的,有多少人已经在心理上把自己划进了下一个阶段。6月12日,北京新发地市场成为了一个新感染源的新闻再次把人们拽回恐惧的一月末,不安在心里如野草猛生,随风而动。而被掩盖在这些消息下面的,还有国际政治的问题,还是经济的忧虑。

一个人好像能做的很少。但绝不能做的是,似乎是奢侈地浪费。

于我而言,这趟旅程确乎有重要的意义。但它又和工作、生计没有直接的关联,甚至还会带来不少额外的消费和安全的担忧。我无法在开头就书写它,却又不得不笨拙地记录,害怕自己像是无知的牧羊少年,走在旅程之中,却错过了旅程。

六月,上海的阳台外,天色在四点时已开始渐渐泛出淡蓝色。有鸟儿在叫。朋友和我说过,她在上海失眠的时候,会听到一种特定的鸟叫。每当那个声音,透过玻璃窗传进卧室里。她知道,自己又失眠到了那个时间。但她不会去看手机上的时钟,不想知道确切的几点几分。

我想,现在也是就是那个时间。

我关上门,带着箱子,走进了刚刚开始明亮的外部世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