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婚礼倒计时


· 倒计时七天

表姐的婚礼倒计时还有七天,距离我从上海回老家还有四天。我开始练习戴隐形眼镜。

我不会戴。之前朋友帮我戴过一次。今年按照自己的眼睛度数买了两副日抛的,左眼 600 ,右眼 575。但买来后就没戴过。戴隐形眼镜太麻烦了。在这件事情上,我和直男的思维是一模一样的。女生会什么要把一个小玻璃片放进眼睛里?手不会戳到眼睛吗?眼球转动的时候不会硌得慌吗?

而现在我只觉得我花在戴隐形眼镜的半个小时,可能都是在补习大学时候没做这门功课的课。“躲不过”。

学习戴隐形眼镜,是因为我对参与婚礼这件事情有了一定程度的容貌焦虑。

早上醒来,姐姐给我发了几条信息,说她前两天一直在想我那天穿什么裙子比较合适,结果做梦梦到我穿了一套特别合适的裙子,惊艳全场。

我本来的心情就是去吃顿饭,顺道把红包交了的。她这么一说,我的胜负欲被燃起来了。

姐姐说婚庆公司搭配的伴娘服都太难了,让我自己去挑一件适合的,她给报销。下午我就在淘宝上面下单了一件,晚上还出门逛街以表敬意。

婚礼要穿的衣服,不能黑的,也不能是白的。要喜庆点。大方、得体。

我的衣柜打开来,黑色居多,其次就是白色。鲜艳点的,都带着些不够大方、得体的印花,比如一只皮卡丘。如果穿去婚礼现场,可能就真的太像是去蹭饭的远方亲戚了。但这是我最亲的表姐。我甚至害怕她会把捧花给我,因为我们家里年龄排在她后面的,就是我了。

所以我焦虑了起来,就像是一场考试要来了,决定努力一下,临时抱佛脚。

不巧,婚礼放在国庆假期期间,晚上去商场走了一圈,发现服装店已经换季了,连衣裙少之又少。

回到家给自己卸妆的时候,想到以前有个说法,说人一生只能当三次伴娘。当多了,就嫁不出去了。这是我第二次当伴娘。第三次是明年12月,已经被预定了。

所以我觉得我也差不多了。

要么差不多找个人嫁了,要么就差不多把《一辈子的孤单》设为自己的主题曲了。

我朝室友嚎了一嗓子,她在隔壁房间,一点儿也没听到。不过她也听腻了我的左右摇摆,今天说想谈恋爱,明天说我就想一个人待着。

身为一个编辑,这么说依然觉得很羞耻。但是有时候人能哀嚎的,也就这些事情,爱情啊,工作啊,理想啊,生老病死啊。就像我以前再怎么不理解“隐形眼镜”这玩意,现在还是要学习着戴。戴着玩一玩。而能为这些哀嚎,还是一种幸运了,说明自己仍然在一种普通生活的阈值里,是个“普通人”。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