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母亲看月亮

“你看月亮好圆。”

有好几次走在路上,我和室友说出这句话。她认为这毋庸置疑的,是一句废话,没有任何文采,没有新的信息量,“你难道从来没见过圆的月亮吗?“

但如果看见了这样圆的月亮,还是会忍不住多看几眼。

譬如今晚。

今晚的月亮很特别,周身有一种奇异的光彩。我透过街道边的梧桐树枝看着它,它身上的环形山暗暗的影子也很清晰。

又对身边的室友说了句,“今晚的月亮好圆。”

她应了声,大概在想着工作的事,没有什么回应。我们继续往前走,往家的方向走,月亮在我们的后头。

到家了,已经八点多了,想去拍月亮,想找人出门喝酒。

发了一条信息,对方说今晚没空。

猜想她今天可能也会有一段时间在路上,和她说了,“今晚的月亮好圆”,又补了句,“总感觉要做点什么。”

信息发出去之后,我才想到也许应该把“好圆”改成“好美”。但川端康成说形容月色很美也是一种“我爱你”的表达。不知道修正之后是不是会显得刻意。

果然对方回复了,“今天十六。”

为什么她们都在强调时间,好像谁不知道月亮每个月都会圆一次似的。但今晚,看得到它呀,那么清晰,那么明亮。很远,又觉得可以接近。

不能出门了,我在卧室坐了一会。想着月亮应该升到了我的窗口,去阳台张望了一眼,果然看见了。找相机,要拿出长焦的单反,调慢快门速度,降低感光度,去拍月亮的表面。

其实以前也拍过类似的照片。这样的相片,也没什么好留存的,月亮不还是那一个月亮,怎么拍也是漆黑的夜空,明亮的月球罢了。

把相片发给了母亲,她回了我家里厨房长苗的大蒜的照片,和我说她在拼多多上买的蒜、姜、芋头如何如何被她处置好了。“芋头找到个好办法,切块蒸,就不粘了,刚拌了点白糖吃”。

她还关心上次让我带去的蒜苗,“蒜发芽了不要扔,找个不要的小塑料盒,把它们排好队,然后放水没过蒜头一半就0K了。”

还说了些别的,就道晚安了。母亲隔了片刻,又发来,“你看你看月亮的脸,想起了孟庭苇的歌。”

我和她说,待会去阳台上看看月亮,“好美好亮的,应该看得见。”

我们家在三楼,一个城市里普通的商品房,入住的时候母亲就额外让装修队把防盗窗、防盗门都装好了。我曾抱怨过这样透过窗户看外面,被栏杆阻挡着,看什么也不美了。我想象着待会母亲穿着单薄的睡衣,也许还是光着她的腿从床上起来的,走到阳台边,要通过那绿色的推拉门间隙往天上望。不知道会不会觉得有点寂寞。

母亲传图片给我了。月亮是一个明亮的小圆点,更外围是浅浅的彩虹色的光晕,好像仅仅是看数码图片也可以感受得到月亮的光彩是怎么照在那些抬头看它的人的身上的。

“拍得不好,肉眼看超级亮,好美。”母亲说。

“是呀,感觉我们提前了半年过了个中秋。”我说。

其实前几年中秋的日子我们都没这么热切分享过一轮明月。

今夜,我想还是值得的。月亮很圆很美。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