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点的散步

下午四点钟出门。

先是碰到了正在上楼的外卖员。手提袋里装着一盒沙拉。谁这么早就点了晚饭?外卖员一边爬楼一边在看手机里的短视频,里面传来人的笑声。看到我之后,他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关掉了视频,给点餐者打电话。我想也许是楼上那个遛狗的男人点的餐。我遇到他几次。每次他家的雪纳瑞都会先跑下楼,然后他再沉默地走下来。小狗很粘他,看到迎面来了陌生人的时候,会停下来等男人跟上,或者掉转头跑回他身边,尾巴一直摆动着。男人总是脸色不大好,把狗绳拿在手上。

“喂,你好,你的外卖到了”,外卖员继续爬楼,已经过六楼了。

电话是功放的,对方有点沉默,缓缓才应答,“好的。”

推开单元门,先看到一个背着 Prada 黑包的女孩从前面一个单元出来,穿一条 lululemon 的黑色运动短裤,紧身,logo在后面的裤管上。她染一头麦黄的头发,底部剪得很齐,步伐轻盈地走着。像是要去健身馆,又有点不像。她比我先走到小区门口,等我走出来时,就没再看到她了。

然后,我和一个提着透明塑料袋的男生擦肩而过,他穿白色短袖,挺着凸出来的肚子。我低头看见袋子里是散装的雪糕,三色杯、梦龙都有。

一个爷叔也朝我走来,两只手都提了东西。右边是几种不同的青菜,左边是半个西瓜,红面朝上。他慢慢悠悠走,好像要再去前边买点什么。

家附近的打印店,不愁生计的样子。我走进去,说要打印些东西。老板娘让我自己操作就好。我点了点其中一台鼠标,电脑显示屏被唤醒之后,先亮相的是一个砍砍杀杀的页面游戏,还有一个确认的弹窗。我坐下来,登邮箱,下载文档,按下打印键。黑白单面打印,20页,花了20块钱。

和打印店的怠工正相反,农工商超市的员工显得积极、勤奋,和我推销一款注册会员之后就可以享受买一送一的火炬雪糕。我摇了摇头,说要买冬瓜,请她帮我切一些。

“切多少?”

“少一点”,我在瓜上比划了一个距离。

她应着,拿出一把长刀,准备切了。剖进去,卡住了,有些费劲。她看了看,说:“切得有些歪了。可能会比说的多点哦。”

“好,没事。”

全片切下来的时候,我一看,切出了一个梯面。“这好像太多了。”

“那你就做两餐吃吧。”

“我一个人,感觉吃三顿都够了。”

但我还是接下来了。并挑走了最后一捆水芹菜。去付账的时候,看到切冬瓜的员工把空了的菜框往边上叠,“又清空了一个品类”,她和旁边人说,用开心的语气。

我想起那天还在和一个刚搬来这个街区居住的朋友推荐可以来这家超市买牛奶。我常喝光明的致优,原价是29.9元。今年有段时间上涨过5元钱,后来在电商平台上又降下来了。辞去上一份全职工作之后,有时候我就来这家超市买牛奶。他们的牛奶会随着日期降价,在瓶盖边写着 27.2,涂掉,再写,22.2,涂掉,再写18.2。我会挑一盒最便宜的,然后在三天里喝完它。

在超市的时候,我其实已经在外面闲逛了一整圈然后重新回到家的周边来了。骑自行车从华山路往复兴中路方向的时候,有辆救护车一直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响着,直到它左转了之后才听不见。夕阳,金黄色的,照在左边脸上,有点热。

回来的时候,从湖南路经过,向左大转弯到华山路,会在有一刻清晰地失去小马路的尺度,被囊括进一个四车道的大路上,抬头还能看见前面徐家汇巨型积木一样的高楼。这种瞬间,常常会让我想起旧金山的小街、大马路。一个人旅行的二十一岁。

在一个不常经过的巷弄,我新发现一家花店,连招牌都没有,但店主把花盆搬在了街的两边。我问她有没有柠檬树。我自己阳台上那盆死去了。结果那家只有一株奇大的。然后,她给我介绍了石榴花、风车茉莉。我看着有一小盆栀子花开了,问价,只要 10 元,就带回家了。以前在奶奶家的阳台上,夏天就能闻到栀子花的味道。

提着一份酱鸭、一株栀子花,又买了冬瓜、水芹菜和牛奶,我回到了家。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