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块或纳豆

“你说夏天怎么生活!”

室友阿江给我发来信息,这条的上面一句是“星期六买的冰块星期二就没了”,同样跟着一个感叹号。

我们家的冰块常常是从便利店买的,有时候冰柜里没有,要问店员,“冰块有吗,整袋的。”有时他们就会打开冰柜门,越过冰淇淋和便利店自己做饮料用的冰杯,抽出一整袋。十五元一袋。这种消费方式最早是阿江先发现的,刚开始时,我嫌弃奢侈,“冰不是自己冷冻室里做做就好了,干嘛要买?”

后来我仔细阅读了冰块的包装袋。它的正面写着两个大字——“纯冰”。

背面写着:“请尝试你自己无法制成的美味的冰”。

接着,包装袋上展现了这个冰块的四大特点:透明清澈、坚硬如石、外形独特、不易融化。下面还解释说纯冰的原料是通过装载美国进口RO膜的纯水处理器制成的纯净水、纯冰的技术是来自日本的专业制冰技术,“纯冰是利用流动的高纯度睡,经过长时间冷冻,才能制成无气泡、坚硬、透明的冰。因为水在此环境下不易结冰,所以制成的冰块也不易融化。”

我竟然一下子被说服了。

吃冰有理。

有时候我们家的夜晚行程就是下六楼,走去便利店,买一整袋冰,和一瓶绿茶,回家喝。

去年决定要开始省钱的时候,我打算先从不买冰块开始,于是在网上花 19.9 块买了一个硅胶的冰格。冰格是 4×8 的格式布置的。开支节省了一段时间之后,阿江还曾夸过我:“这是你给咱家买的最好的一样东西。”

之前我们买过的其他花里胡哨的冰格与冰棍盒都不如这个简简单单的好用,又方便清洗。曾经买过一个玫瑰花冰的模具,再好看也就只有一块冰,供不应求。我们还买过传说中能降温又不降低饮料浓度的不锈钢冰块,6颗,总共29.9块,我们还AA了。但是完全不好用,只使用过一次之后,阿江就没再用过了。

今年夏天到来之后,家里的冰块一下子又供不应求了。加上我从四月开始好奇调酒,也在家里小型招待朋友喝酒、看电影,有时候需要完整的大冰块,有时候需要碎冰。所以每次活动开始前,还是会买带袋冰块回来。

再次意识到冰块消耗这么快的时候,就是当阿江发现我们以几乎两天消耗一袋冰块的速度共同生活,立刻在线哀嚎起来。毕竟在发完这条信息之后的第二天,我们就要交下一个季度的房租了。

我想了想,决定开始养冰块。

我找出一个大大的乐扣乐扣保鲜盒,冰冻完一屉冰块之后,就把它们剥落到保鲜盒里。保鲜盒也继续存在冷冻室里。存个两次,盒子就装满了,摇晃的时候,发出清晰的冰块碰撞声。我连做了这么一件小事,都要邀功似的拿去给阿江展示,“你看,我们可以有这么多冰块了!不愁。”

阿江问我:“你看到我给你发的信息没?”

我说,没有,还没空看手机。

她眼睛一闪,说:“请你尝尝这个。我新的最爱。”她把碗递给我,我一看是早上她在厨房做的纳豆饭,白米饭、黄纳豆、鲜绿的小葱。

“可我从来没有吃过纳豆。不是有人说这个味道很奇怪?”

“你吃吃看。”阿江继续说。

因为我是一个颇为挑食、饮食习惯也很保守的人,但想了想,还是拿起勺子尝了一口。还不错,纳豆有一种黏滑的感觉,淋了酱油后的米饭极鲜,搭配上葱的清香,让我又再舀了一口放入嘴里品味。

阿江说:“简直好吃!”

客观公允来说,我不是纳豆饭的 Big Fan,但这个搭配是美味的。冰凉、清爽的口感,也很适合夏日。尤其是旁边还搭配了一杯满满冰块的绿茶与一部看得津津有味的剧,那组合起来就是一顿完美的晚餐了。

我抱着装满冰块的盒子,回到冰箱前,准备把它们在冻起来。一个个正方形的小冰块,倒在盒子里之后,有的模样依旧周正,有的竖起一个角朝上。晃动一下盒子,仿佛它们在说话。“你别硌着我了”、“硬碰硬,谁怕谁”,这话来自两块即将干架的冰块;“人无完人,冰块却有完整的冰块”,这话来自一块充满哲理的冰块。

我笑起来,感觉它们像是我的宠物们,喜欢在寒冷环境生活、平常“很酷不聊天”的那种,“家养冰块”。

冰块或纳豆,我们竟然在进入三伏天的第一天就找到了新的豢养,又或者是被它们豢养,过一整个夏季。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