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桃

认识我的朋友都会知道,我是一个吃水果很挑剔的人。如果要说,一个简单的标准是,小型有核类水果不吃。这个形容可以囊括葡萄、枇杷、龙眼此类。又巧妙得把西瓜、苹果、桃子这类体格更为大型的水果排除出去。

为什么不喜欢吃呀?

说不上来。

小时候我妈为了要让吃下一粒枇杷,开出过高价。“你吃下去,我给你十块钱。”我摇头。“二十。”摇头。我忘记了最高标价是多少了。反正我没有因为吃或者不吃这个水果而赚到任何钱。

利诱不行,她又使出威逼的伎俩。“你吃不吃,不吃我生气了。”我就说:“你能不要这样吗?我只是不想吃而已。”

后来,这事情就被放下去了。只不过日积月累,形成了我的怪癖。后来连朋友都会主动帮我介绍:“她不吃的水果很多。”

我前年最喜爱的水果是人参果。以前虽然就知道这种水果,但是当时并没有觉得多么好吃。前年在楼下水果店发现有卖,买回家,又甜又水灵,于是常常去买个三四个,放在冰箱里冰一冰,拿出来洗洗就吃。不用吐核。后来那种小个头的水灵的下市了。

去年最喜欢的水果是无花果。是某一次和朋友经过泰安路的一家水果店时,看到招牌上写着“十元五颗”,于是朋友先买了一袋,分给我们吃。我心想它这也算是无核的吧。咬了一口,就爱上了。我们又折回去,再买了一袋。从此我常常在水果店挑选无花果。从十元三颗的新鲜果子到十元六颗的熟透果子,都买过。最便宜就是十元六颗了,不会更低。第一次像这样把无花果当水果拿在手里吃的时候,我是偷学了朋友的样子,她把果子从中间剥开,然后咬果肉,最后边上那层果皮就扔了。可能也是因为当时我们没洗就直接吃了。后来买回家我也延续这种吃法。直到有次发现另一个朋友洗净之后,不剥开,直接就吃,又觉得是一种新的世界。对这种味道馥郁又不事儿的水果,最爱了。

今年忽然在水果店里看见一个新品种。是钱千发现的。我在买凤梨和椰子,准备回家调 Pina Colada 喝。她拿起枣桃,说:“这我之前没见过,你见过吗?”我说我也没,她便买了几粒。后来晚上我们光顾着吃其他东西了,最后她离开我家时,忘了把这袋水果带走。第二天我洗了一个吃,是小巧的桃子味,而且果肉和核的分离度很高,几乎不会粘着。于是晚上路过水果店时,有时候我就走进去买几粒。

下午洗净之后,咬了一个,站在阳台边。我在想我为什么不喜欢吃那些小型有核类水果呢。但是枣桃可能就会因为又小又有核而被归入其中,但事实证明我是喜爱吃的。

其实枣子我也不怎么吃。但因为我妈特别爱吃,常在我耳边念叨枣子有多么好。这个我妥协过,有时候为了合群会吃上几粒,但我只吃青枣,红枣我绝对不吃。好像我不吃的水果另一个维度是颜色,浅色更可以接受,深色更容易排斥。紫的,紫红的,都太超过我的接受度了。

吃枣桃的时候,我发现我可能不喜欢的是一种吃进去要吐出来的感觉?小型有核水果。但这样讲出来也太奇怪了。

“不吃那些水果不会遗憾吗?”

我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的不会,好吃的东西太多了。光是吃好自己爱吃的东西,已经很足够了。喜欢这些已经很足够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