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出门证的日子

得到出门证的日子是昨天。 

我们在上午做核酸时签收的它,一张彩色印刷纸卡,盖了街道的章,写着每家的房间号。

出门证的第一条规定:一户一人一天一次。我将其记作散步者的“双十一”。对比发放粮票油票的时代,现在出门的自由也可以定量发放,该说是种对精神文化日益提高的重视吧。 

卡片拿到手的时候,一天出门一次的那行小字已经被黑色水笔涂黑了。我们直接得到新的通知:五天内一户只能出门两次。 

出门证的第二条规定:如果要去商场,比如家乐福,需要另外携带一张“邀请卡”。

礼仪之邦,购买行为也都发生得客客气气,请上门来。和出门证不同,一幢楼只有两张邀请卡。我极怕麻烦,既不想多得这东西,也不想去了又排队。所以这条规定并不影响我。 

出门证的第三条规定:只可在每天早上九点至下午六点间使用。

为了最大化利用好时间,我决定第二天再出门。楼栋群里,有人叹气说外面什么都没有,出去了也不知道做什么,另一个人说出去散步也是好的。后者又补充道,不过店铺都关门了,外面也没吃的,出门最好带点干粮在身上。我开始想象自己第二天背着书包,带着饼干、面包,在外面走路的画面。

继而她又说,上厕所也是问题。我把想象中自己书包里的水杯取了出来。 

然后她说还有好多道路是封锁的,走到路口就走不过去了。马路中间不仅要用黄色的铁皮路障围挡起来,还要在上面铺满各种颜色的共享单车。哪怕单车与单车之间所存在的空隙,并不造成实质性的严格阻挡,但看到这幅画面的大多数人都可以理解——这是一种“加固”。单车像告示末尾的感叹号。

今天我出门了,四十八天以来第一次走出小区,在外面走了一下午。我走到了边界,像一个游戏里的人物,再去找了另一个地方,做点什么,然后眼前的地图就更新了。城市如同荒野。我在和朋友的群里开了一个直播,她们通过语音提醒我,放在口袋的手机镜头被衬衫领口遮挡了,有时“只看得到70%的视线”。

回到家的时候,本地媒体也在微信上做了一场对“外面”的直播,有一部分路线与我下午走过的重叠。主持人说现在的街景看起来已经和以往没有什么差别,另一个主持人说确实。我更觉得自己刚从游戏当中回到家了,单机版求生游戏。

得到出门证的第三天,我们收到通知要做核酸。

最近两次做核酸的流程进一步改动。每个人先在家里自测抗原,拿着阴性抗原盒子下楼才能得到允许做核酸测试。负责扫码的工作人员会指着地上的纸袋让你把抗原盒扔进去,以免有人带着前一日的抗原盒下楼。聪明。减少阳性人员下楼风险。居民请做好核酸之后再出门。

你不是要出门吗。现在不是可以出门了吗。出门了还有什么不对呢。

我们要在精神上团结一致。

我想起自己把抗原盒子往袋子里扔的瞬间——我曾经有一个和白色抗原盒大小差不多的卡牌钥匙扣,方方正正,上面原本有图案,但用久就磨得不见了,只剩下黑色的本体——我会恍惚自己在扔那个钥匙牌。

晃神的时刻,就像,也许并非游戏中而是真实世界里的我,身体区域出现了一两秒钟的马赛克闪动,一会是眼睛,一会是手,那是输入数据坏了的提醒。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