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路

1

我习惯走重复的道路。

重复地感受。反反复复。茶馆、书店、朋友租住的民宿、傣族菜馆、米酒铺。我开始对这条街和它的周围感到熟悉。知道在哪一个路段会遇到被扔在路边的皮质沙发,哪里会张贴租房告示。

沿途会有广玉兰花的气味。

2

离开隔离酒店,一开始通知我 19:00 ,而后说 20:00。最后非常守时的,19:41 敲响了我的门,就是我高铁票上所显示的抵达成都的时间。

他问,你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用成都话。

我听不太明白,询问对方的意思。年轻人改用普通话说了一遍。

好了。那时我早已准备好随时离开那个标准的房间,跟着他走。入住时是从房间右边的通道进来,一楼的电梯门口还有一张桔红色的告示,写着“隔离人员和垃圾专用通道”。并列关系。离开的时候直接朝着左边的路默不作声地往前。这里的电梯门口贴着蓝底白字的宋体告示:解除隔离通道。我庆幸这里没有用缩略语,“解离”。

我来到酒店的入口,原先入住时办理手续的前台。对方站在玻璃门那,对我说,可以走了,待会有人会从外面开门。他递给我一张盖过红章的纸张,“通知书”。我不知道在外面的世界这张纸有什么作用。我带着所有行装,面朝着蓝色隔离铁门站着。那种蓝色,坚硬,肃静,森严。

在此之前,我的心情都可以说是轻松。直到那一刻,我才感觉到强烈的局促不安。在没有动静的那一分钟时间里,我伏法认罪般,面朝铁皮围挡等待一双来自外面的手为我打开铁门。

之后,站在路边,我应该要打车,却木然地停顿在某处,假装在等待什么,却并没有什么“将要”到来。我看着马路,马路对面的超市招牌,从对面走来的人,有目的地,地址就在我的手机里,聊天对话框的历史。但在经历了酒店内部完整的“闭环”之后,我更像一个突然跳闸的人,在缓缓等待电力恢复的过程。

3

绕原路打转。捡来的白色小狗追着自己的尾巴。人们在炎热的季节里再次回忆起以前的事,尽管很多都已经变得极其微弱与淡薄,但仍然一再被想起。

新路已经成为老路。我再次经过,发现石头砖墙上摆放着的银器。人们出于何种原因将它放置在那,无从得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