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水器

两股水声在耳边响着。一个轻柔稀松,一个温厚迅疾。

像毫无配合的二重奏演出,她受不了这种不和谐,在花洒下面睁开眼,水流顺着发丝落在她的脸上。她才缓慢地想起,在洗澡的时候,自己把一旁水池的龙头也打开着,放着热水。

是热水器坏掉的缘故。

出差回来的第一天,花洒里出来的是凉水,她以为是男友把热水器的水温调低了。机器在厨房的洗手池上方,最高温度设在五十摄氏度时,对于洗澡来说正好,但对于洗碗来说就太烫了。男友很少洗碗。碗就积在水池里。非常偶尔,他洗碗的时候,会去按热水器上的灰色圆形按键,把温度调低,等洗完碗再去调高。如果忘记了的话——这种情况也是发生过的——那么晚上就会有人洗到冷水澡。曾经,有几次,她等了三五分钟热水,裸着身子去厨房里把温度调高。

很热。今年整个夏天都很燠热。几乎所有在室内的时间都在吹空调,无法停息。所以第一天洗澡时放出来的凉水,似乎还能承受,她很快冲了身子,然后回到房间入睡。第二天、第三天又忘了,只有洗澡的时候才想起不适。

第四天,洗澡前,她记起去检查热水器了,设置的温度并没有问题。只是在放热水时,水温极具迷惑性的,先流出一阵子温热,然后逐渐凉下来。有那么一两秒,她怀疑是不是自己皮肤对温度的感受出了差池。也许从来没有过热水,只是自来水的温度就是这么高。凉,也不是冰冷的感受。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受这个温度。

她走出浴室,终于询问男友。

男友在床上抬起头看她,说:“是的,热水器坏了,不过我还以为你知道方法。”

“什么方法?”

“你打开花洒的时候,把洗脸池的水龙头也开着,等两边都流出热水之后,就把洗脸池的水龙头关了,这样就可以洗热水澡了。”

“哦,这样。”她想了想,也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似乎不需要追问。因为听起来是个不复杂的解决方法。

她补充了一句:“你觉得之后会好吗?”

“不知道。”

这是他们在这间出租房一起居住的第五年。起初,她只是对卫生间的瓷砖不满意,突兀的藻绿色在空间极尽地铺展开来,而其他房间都很洁净。但是住久了之后,不仅习惯了,还反倒觉得这是全屋最有性格的地方。住到第三年的时候,他们想过搬家,后来放弃了。

隔天,她终于洗到这些天来的第一个热水澡。果然还是需要热水。不再有前几日身体紧张的感觉。即使中途有几分钟,觉得水温偏高,但也懒得调试。怕更改了变量,方法就不灵验了。

只是没过几天,这个方法就不那么奏效了。在关掉水池的水龙头之后,花洒的水温也会渐渐变低。于是像要重新开启一个祈愿仪式般的,她不得不中止洗澡的动作,同时关掉两个水龙头,然后同时打开两个水龙头,等待热水。有时候洗一次澡,可能需要重复两到三次这样的行为。

“热水器的事情,要和房东说吗?”一日,她再次对男友提起这个话题,对方正站在打开的冰箱门前,从里面拿出一颗火龙果。

“说也行。”他回复,“但你知道的。”

她稳稳地应声下来,明白对方还有未讲明的半句是什么。

这不是一件大事,可以联系,也可以不联系。但双方都知道的是,现在不是修东西的时间段。更像是,一个忍耐的时间。就应该这样,用临时的办法,让它过去。

如果她请男友去和房东沟通,他会去的,又或者即使男友不愿意,她也可以自己和房东说。甚至她转念想,这个事情里根本不需要房东出面,她去找楼下的物业,就像曾经修理冰箱的问题一样,只需要没有怨言地承担费用就好。只是,这些解决问题的思路,在当下被阻滞了。

她心里原本想问一句:“那难道一直都这样了吗?”

但她想,自己面前的这个人,也是和自己一样的状况,心里有这个问题,没有答案。等到天冷,等到问题真正成为一个问题的时候,也许它也便不会成为“问题”了。是这样想的。

回到办公室的日子,有天,她和不大相熟的同事在茶水间里并排吃饭。她们面前的窗外是这座城市的内环高架路,整日车流不停。她起话题说了一句,今年的夏天是气温最高的一年。

同事说,今年是气温最低的。

她转头看了对方一眼,惊异的目光,既不理解对方的判断,又担心这个偏差是出在自己身上。

对方平静地补充说,之后每一年气温都会更高。

她于是也平静了下来,说,要是这样想的话,那也没错。

她们简单聊了下环境、气候、碳排放还有部分城市提倡节电节水的新闻,在吃完饭就各自回到了工位。她连对方名字都没有记住。她从十点开始在办公室里一直待到晚上七点离开,除了中午领取在门口圆桌的外卖之外,不会踏出空调范围一步。这是她一天里的九个小时。

两股水声在耳边响着。一个轻柔稀松,一个温厚迅疾。

她听着,心想着,这个不和谐音。她伸手关了水龙头。

这个盥洗室内坏掉的东西,太多了。镜子上方的白织灯、塑料盖子掀开后都没有再安装回去的无法启动的排风扇、一扇因为总会脱轨而从不会拉开的抽屉。还有什么呢?不通畅的地漏、充电器坏了的电动牙刷……太多可以说出名字来的了。

但每天人们所做的不就是这样吗。与坏掉的东西,持续地生活。

她已经有冷水落下的预期。

《热水器》有2条评论

  1. 想到自己生活中一些相似或不相似的问题自问了一句“难道一直都这样了吗?”,(省略一些唉声叹气),要是能在问题不是问题前解决问题就好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