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接朋友这件事

关于接朋友这件事,

我已经有了一些经验。

从她们拿到手机,

给我发来定位,

到真正可以出来,

总归要等上两三个小时左右的时间。

甚至更长。

她们必须回答问题的地方,

总是比地图上显示的更为隐蔽。

尽管就在交通站旁边、

在小区附近,

可你要绕几个弯,

才看得到门口。

我去接她们的方式也很平常,

搭乘地铁,或者骑自行车。

我经过一条树木茂密的街道,

在雨天,

那条道路,沉静,温柔,

像我们过去不曾珍惜的生活,

令我心碎。

姓名、电话、地址,

做了什么,怎么做的,

为什么。

尽管不是我来回答。

但我想“为什么”这个问题总是难以回答,

因为不知道对方想听真实的答案,还是

方便汇报工作的答案。

他们的提问,就是这道“为什么”的答案。

我的朋友,她们上班,

她们在家做饭,

遵纪守法,

敏感,正直,

所以要接受询问,

为何你如此敏感,如何你如此正直。

2022/06

Posted in

悔过书

卖蛋糕的人,突然消失。
缺少自由笔画的书店,永久禁言。
已经过期的聚会,在第二天被盘问。
我感到乳糖不耐,拒绝婴儿的牛奶,
为自己每日经受的生活,
呕吐着,
深深悔过。

2022.06.05

Posted in

活着

有时候我看不到面前的人,

只看到自己的想象。

有时候我做梦,

梦中不是回忆,

而是我醒来即错过的未来。 

我常觉得自己有可能死去,

可是我活着,

然后活着。

Posted in

男孩与狗

一座村庄

夜晚十点

男孩在二楼的阳台

与对面的狗比叫声

先是互相“汪汪”叫

好几回合

然后他发出“喵喵”的声音

“咩咩”的声音

“哞哞”的声音

狗都用“汪汪汪”回应他

Posted in

火车

“我们可以慢一点。”

我希望你心里是这么想的。

因为我是一列很慢很慢的火车。

“可我想要抵达你。”

窗外经过

一棵棵树、

一片片田、

一幢幢楼、

满天繁星。

我朝着

如你一般永恒美丽的月亮

的方向。

Posted in